麻豆传媒插妹妹第一页

() 图择煌紧闭嘴角眉毛一压,死死盯着林淼,然而林淼的注意力显然没在他身上,让图择煌莫名地火大。哈勒图猛沉吟片刻,慢慢深吸一口气大声吼道:“来将何人?报上名来!”哈勒图猛的声音远远回荡开来,确实有一喝退千军的气势。

张修文面无表情、不紧不慢地摸了摸左肩的披风,然后淡然说道:“左赐庚。”虽然哈勒图猛的声音还回荡在众人耳旁,但张修文用紫象神功吐出的三个字,声音就像贴近人的耳边说话一样,震得所有人耳膜都微微作响。哈勒图猛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缰绳,死死盯着稳如泰山的张修文。

巴勒刚跶瞪圆双眼扫了一下张修文等人,小声对哈勒图猛说道:“小王爷,好像真是那个左赐庚啊!”图择煌眉头皱得更紧了,只能压低嗓子慢慢点点头:“左赐庚?他什么时候来的?!为什么没人说起过!”巴勒刚跶哼了一声稳住胯下坐骑:“不过,这个姓左的没带郭勇、米建勋两员大将,反而带了一帮吃干饭的小崽子!是不是故意引咱们过去啊?小王爷,千万别上当。”

哈勒图猛嗯了一声,图择煌立刻低声说道:“不,不是这样!那两个娘们儿一样的小子我见过,武功非常高,小王爷绝对不能大意!至于那个一身红的,我倒是没见过。”哈勒图猛扭头看了一眼图择煌,将信将疑地问他说道:“图择,你没看错?”

图择煌默默点点头,巴勒刚跶再而三满脸不屑地斜了图择煌一眼,扬起下巴傲然说道:“就算他俩武功真的有那么高,又能怎样?在我大汗的铁蹄下也不过是一团肉泥罢了!只是小王爷,咱们确实不能再往前走了,省的中了左赐庚那狗贼的埋伏!”

哈勒图猛笑了笑说道:“巴勒舅舅,不用你提醒我。这左赐庚肯定在自己身后布下重兵等着咱们呢。哼,居然能料到本王会亲自来,不愧是中原皇帝的第一走狗呢!几位将军,眼下咱们的大军还要两天才能穿过这道峡谷,千万不能自乱阵脚。”

巴勒刚跶看了一眼张修文身后空荡荡的田野,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这左赐庚会给我们进军的机会吗?除了伏兵,只怕他的大军也已经往这里来了!”图择煌点点头叹了口气:“我同意巴勒爵爷的话,小王爷,咱们还是先派探子看看虚实……”

张庭幕见哈勒图猛三人低语不已,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于是暴喝一声:“那个拿长戟的,你就是图择煌?听说你挺厉害?”图择煌听见张庭幕朝自己叫阵,不由得看了一眼张庭幕,深吸一口气高声答道:“正是本将!你是谁?之前从没见过,也敢直呼本大爷的名字!”

张修文瞥了一眼张庭幕手腕上的伤口,张庭幕立刻用手盖住伤口,长笑一声说道:“听说你手里的玄铁戟很厉害,是不是?”图择煌咬了咬牙瞪着张庭幕,哈勒图猛低声劝阻道:“图择将军,不要中了他们的计!他想把你引到埋伏圈!”巴勒刚跶也点点头补充说:“这里的地势适合弓箭手埋伏,左赐庚那杂种离咱们有三百多步,冲上去就是箭靶子!图择,别上当呀!”

图择煌的表情也慢慢平静下来说道:“说的不错,还没断奶的狗崽子,也想骗我出去?真是太嫩了!”林淼皱眉低声对张修文说道:“正阁大人,这些突厥鞑子虽然长得五大三粗,倒是谨慎得很啊!应该是担心咱们设下埋伏了吧。”

张修文点点头叹了口气,然后思索了一下龙御兵对自己说过的话,故意摇摇头对图择煌说道:“图择煌?花剌子模第一勇将?呵呵,呵呵。”说完张修文用手扫了扫胯下坐骑的鬃毛。图择煌见张修文的语气、动作里满是不屑,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。哈勒图猛抬起右手的佩刀挡住图择煌低声说道:“别上当!”

木无双眯起眼睛看了图择煌一会,小声问张庭慕说:“大师兄,你真的想会会这个图择煌?”张庭幕默不作声地点点头。张修文沉吟一下说道:“小师妹好像说过这种情况……庭幕,你去双方中间的空地上,这样那个图择煌肯定会应战。无双,林少侠,你们两个随时准……”

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

张修文话没说完,张庭幕已经一勒缰绳冲出百余步,舞起手里的精钢长戟喝道:“图择煌,本将军今天就用黑铁,来会会你手里的玄铁!”图择煌脸色一变,猛地托起玄铁戟喝道:“料你们的弓箭手也不敢放箭!老子就先往你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!”说完图择煌也斜刺杀出,战马交错的瞬间,两人都轮圆了手里的长戟,重重碰在一起。

图择煌的身子晃了晃,而张庭幕手里的重戟则是像竹竿一样抖个不停。图择煌深吸一口气默念道:“这小子的臂力不弱,不知道耐力怎么样!”这时张庭幕早已稳住枪杆,重戟直刺图择煌的腰协。图择煌稳住身子用玄铁戟一拨,挡开了张庭幕的重戟,然后马上手腕一翻,玄铁戟的枪头直削张庭幕的枪柄。

张庭幕枪头一转,后发先至压在了图择煌的玄铁戟。图择煌嘴里鼓起一口气,生生把张庭幕的重戟抬起尺许。张庭幕忽然把重戟一抬,一夹马肚子跑到图择煌身后,图择煌也阴着脸掉过马头,死死盯着张庭幕。张庭幕哼了一声说道:“我就说么!什么大漠第一武将,不过是手里的玄铁戟厉害罢了!”

图择煌嘴角抖了一下,一言不发策马朝张庭幕冲去,手里的玄铁戟也像离弦之箭一样刺向张庭幕。张庭幕眯起双眼,暗暗运起八成内力朝图择煌的玄铁戟挑去。眼见两人的兵器又要撞在一起的时候,图择煌突然腰身矮,玄铁戟化作一团黑风,躲过张庭慕的兵器后,居然直接砍向张庭幕的战马。